查违治违不放松 凝心聚力久为功——全市违建综合治理工作综述
发布时间:2020-07-27 10:55:20 发布人:梓萌 浏览次数: 46

摘要:2017年7月26日,全市违法建设综合治理工作大会召开,一声令下,全市行动。三年来,查违、拆违、治违高潮迭起,违建别墅、违建厂房、违建楼顶被逐一拆除。铁路沿线环境整治、背街小巷改造拆违、江心岛拆违、老旧小区改造拆违,群众拍手称赞。


修改图3.jpg

襄州区拆除铁路沿线违建。


修改图1.jpg

襄城区拆除“观音阁文化长廊”违建。


修改图5.jpg

高新区拆除水边违建别墅。


修改图2.jpg

鱼梁洲违建拆除现场。


修改图4.jpg

东津新区“湿法作业”拆除违建驾校。


2017年7月26日,全市违法建设综合治理工作大会召开,一声令下,全市行动。三年来,查违、拆违、治违高潮迭起,违建别墅、违建厂房、违建楼顶被逐一拆除。铁路沿线环境整治、背街小巷改造拆违、江心岛拆违、老旧小区改造拆违,群众拍手称赞。

三年时间,城市面貌换新颜。按照市委、市政府的要求,城管部门万余次与群众沟通,开展3000余次拆违行动,保障了重大项目落地,保护了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改变了老旧小区面貌,增强了群众获得感、幸福感。


■保持高压态势 铁腕治理违建


“迅速行动,全面展开部署,保持高压态势,从根本上遏止违法乱搭乱建现象。”2017年,市委书记李乐成的批示,拉开全市综合治违序幕。市治违办严格遵循“逐步消化存量违建,坚决遏制新生违建”的原则,铁腕出击,营造“不敢违、不愿违、不能违”的氛围。市委副书记、市长郄英才在市城市管理委员会2018年第一次全体会议上要求,加强违法建设源头治理,更好地发挥群众的力量,力争做到全天候、无死角。


全市综合治违以八类违法建设为治理重点:在已出让的城市建设用地、重点工程及各类待开发地块范围内的违法建筑;占压地下管线,影响供电、供水、供气、通信等公用设施安全的,以及侵占消防通道、防汛通道、堤防、河道行洪区域等,存在严重安全隐患的违法建筑;侵占公共道路、广场和绿地的违法建筑;位于城市主次干道、居民集中居住区出入口道路两侧的违法建筑,以及未经批准或超过审批规定期限的各类临时建筑;城市“棚改”等重点项目区域新增抢建的违法建筑;侵占公共场地、共用部位(共有区域)以及其他严重影响居民生活,影响城市景观的违法建筑;“十三五”规划建设中可能涉及的市区征迁区域的违法建筑;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党员干部实施或参与的违法建筑。

副市长龙小红牵头梳理重点,实地查看难点,尤其关注庞公、柿铺等“城中村”周边违建查处和拆除情况,对老旧小区改造拆违工作中各类难题及对群众生活的影响高度重视,多次到现场调研督导,推动相关工作高效运行。


全市的治违工作从预防控制和打击拆除两方面入手,一方面源头治理,更好地发挥群众的力量,加强巡查防控网络体系建设,对新生违建坚持即查即拆;另一方面重拳打击,有序消化存量违建,实行“零容忍”和“零补偿”。三年来,市区共拆除108万平方米存量违建和新生违建。


■敢碰硬 保障重大项目落地


2017年,襄阳首座高铁站落户东津新区。在绝大部分市民盼望高铁站赶快建好带来交通便利时,选址处的部分村民却打起了“搞违建、要补偿”的算盘。当年夏天的一个凌晨,当地4户村民趁着夜色大面积抢建房屋,而且盖在农田上,被夜晚巡查的城管队员发现,立马上报。


东津城管执法大队副大队长田峰知道后,带着刚成立的高铁中队10余名队员赶到现场,与村民沟通,却收效甚微。田峰马上向市治违办汇报。市治违办协调跨区域执法,两个小时内从各城区抽调百余名队员赶赴现场,当天将近万平方米的违建全部拆除。


随着环境越来越好,鱼梁洲成了市民休闲的好去处,尤其是规划打造的中央生态公园,不断巩固着“城市绿心”的地位。今年5月,鱼梁洲综合执法局向市治违办申请支援,拆除中央生态公园中面积达1.2万平方米的22栋存量违建房屋。又一次跨区域执法行动展开,近百人用半天时间拆除了违建。


还有鱼梁洲丹阳路违建别墅、襄州区汉丹铁路安保区范围内违建厂房、东津新区绕城高速沿线村民违建等一批违法建筑都已拆除,有力震慑了市区各类违建行为。“治理违法建设,没有例外,没有特殊群体,不管面对多大的面积,我们没有退路,都得‘啃下来’。”市城管执法委主任刘涛说。


■动真情拆除老旧小区违建


“北院车棚要拆吗?拆的话,我回去把东西收拾一下。”7月15日,襄棉北院小区居民刘晓林在微信上给樊城区人民路社区党委书记魏清留言。魏清看到后,激动不已,截图转发给樊城区城管局副局长叶昆、汉江中队队长李亮,并留言:“我们的工作得到了支持。”


7月22日,记者来到襄棉北院小区,机械正在拆除小区内的乱搭乱建。这个老旧小区有2000多户居民、43栋楼,乱搭乱建侵占了公共空间,只留下不足3米宽的通道,消防车进不来,没有晾晒区、休闲区,地下管道老旧,一下雨就积水。“整个小区有500多间车棚,每间车棚对应一户居民,拆除难度很大。”李亮说。城管、社区组成的工作专班,走进每家每户,上半年一直在和居民沟通。刘晓林已经搬离襄棉北院,只有父母在此居住,尽管车棚里只存放着一些杂物,但母亲不同意拆除自家车棚。工作专班多次走访后,母亲在7月14日跟刘晓林说了这事。“我劝母亲去立业小区、金隆苑小区看一看,这些小区以前都是脏乱差,现在环境大变样。”刘晓林告诉记者,她一直在关注老旧小区改造和拆违工作,也希望好好治理一下襄棉北院的环境。


樊城区在老旧小区改造拆违中任务重,占市区任务的一半以上,“柔性执法,取信于民,以理服人,一定能有收获。”叶昆说。


襄城区民主路102小区和襄棉北院有着同样的问题,乱搭乱建多、道路狭窄、环境差,一楼临街住户把乱搭乱建部分出租,大多不愿意拆除。从去年底开始,工作专班走访每一户居民,倾听诉求,答疑解惑,争取绝大多数群众的支持。7月中旬,该小区开始拆除乱搭乱建。23日,记者在现场碰到了民主路社区居委会副主任龚玉苹和襄城区古城城管执法大队负责人夏沁辉。


在最近一次动员大会上,夏沁辉简短有力的一番话赢得了居民的掌声:“违建拆除了,小区环境彻底改善,对大家都好。对心存侥幸,妄想用违建获取补偿的,不可能。”会后,有行动不便的老人找到龚玉苹说:“夏队长的话,我能听懂,但是不是真的?”工作专班用实际行动告诉居民,拆除老旧小区违建,改造小区环境,是板上钉钉的。


■不畏难 汉江沿线成风景线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保护好汉江母亲河,就是守住襄阳人的“金山银山”。


襄州区汉江、唐白河沿岸还未成规模开发,大面积的沿江滩涂则被投机者钻了空子。“我们站的这个地方,还有眼前看到的这一片,以前是餐馆和驾校。”7月23日,襄州区城管局副局长葛海兵带着记者走到航空路旁的沿江滩涂,以前建有成片餐馆的地方,只留下了水泥地面,方便行人走路,目之所及没有一间房屋,翠绿的草映入眼帘。


沿江滩涂建设房屋,既不合法,也严重破坏生态环境,尤其是餐饮业排放油污、废水,必然污染汉江。“这背后利益复杂,违建者抵抗心理重,我们也是打了一场硬仗,没让群众失望。”葛海兵说,2019年,滩涂内的违建全部拆除完毕。


鱼梁洲的“清牛行动”同样是保护汉江水环境。在洲上放牛、大规模养牛,违反了生态环保、国土规划等相关法规条例,也污染了汉江。鱼梁洲综合执法局在摸清底数并协助处理牲畜后,2018年,对鱼梁洲辖区内所有养牛户的违法建设实施拆除,该局局长杨伟说,“现在洲上的居民、来洲上玩的游客,没有不说鱼梁洲环境好的,我很自豪。”


襄城汉江边的凤林码头,以前也是违建餐馆污染水源,襄城区城管局将违建拆除后,已建成了小游园,每天大量市民来小游园散步。汉江中间的长寿岛,樊城区城管局也大面积拆除了违建,湿地公园的生态功能逐渐恢复。“新增违建逐年减少,存量违建不断销号,美丽襄阳建设离不开每一位市民的支持和努力,城管部门感谢每一位支持城市管理工作的市民。我们将不负众望,与广大市民一起建设大美襄阳。”市城管执法委副主任张德平说。


来源:襄阳日报

我想说: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