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年前的今天,他们血洒台湾
发布时间:2021-06-11 12:09:10 发布人:阿宁 浏览次数: 718

71年前的今天

1950年6月10日

台湾马场町

阴云密布

下午4时30分

枪声连续响起

吴石、朱枫、陈宝仓、聂曦

四位烈士血洒台湾


微信图片_20210611120940.jpg


半小时前,吴石在刑场留下绝笔——

“凭将一掬丹心在,

泉下差堪对我翁”


微信图片_20210611120943.jpg

吴石从容写下绝笔诗

 

香港《星岛日报》刊文称

“吴石临刑前从容吟诗”

而当时的国民党官方报纸

对这最后的诗作只字未提

有的只是“吴犯”“叛逆”等

气急败坏的字眼

 

他们究竟做了什么

让蒋介石除之而后快?

 

40多年后,吴石遗骨终归大陆

香山脚下福田公墓

他和夫人的墓碑上

镌刻着这样的文字

“致力全国解放及统一大业,

功垂千秋……”


1975年12月20日

弥留之际的周恩来

最后一次召见罗青长

留下最后的嘱托:

“千万要记住,

不要忘记台湾的老朋友

……”


中国共产党的忠诚朋友


吴石将军牺牲前

身份是台“国防部”参谋次长

他是蒋介石败退台湾后

屠杀的第一位国民党高级将领

 

微信图片_20210611120946.jpg

吴石

 

《吴石传》里有着这样的叙述

“吴石没有在组织上加入

中国共产党,

但他在中华民族的关键时刻,

自觉选择了中国共产党。”

 

抗战期间

吴石就对蒋介石消极抗日

积极反共的做法不满

抗战胜利后

国民党变本加厉压榨百姓

物价飞涨、民不聊生

特别是蒋介石悍然发动内战

让吴石对国民党深感绝望

慨叹“国民党不亡是无天理”

  

关注到吴石对时局的态度

中共上海局开始了对他的争取

地下党员何康回忆

1947年春上海局派人与吴石会面

从那时起

吴石真正走上了光明的道路


 决战前的绝密情报 

 

1949年4月21日

百万雄师强渡长江

仅用2天时间

就彻底摧毁了

国民党苦心经营的长江防线

蒋介石不知道的是

他苦心部署的“严密防线”

一个月前就已呈现在解放军的眼前


微信图片_20210611120950.jpg

从1949年初开始

在国民党任要职的吴石

频繁往返于上海和南京之间

为我们党传递了许多核心情报

他的亲信副官聂曦

也发挥了联络交通的重要作用

 

3月

吴石冒着生命危险

亲自把一组绝密情报

送至上海

何康回忆

“其中有一张图比较大,

是国民党军队的

长江江防兵力部署图。”

正是这张部队番号

细致到团的兵力部署图

为渡江战役起到了重要参考

 

5月

吴石回家乡

出任福州绥靖公署副主任

此后的几个月间

来自国民党决策中枢的情报

源源不断从温泉路1号

吴石官邸送出

 

微信图片_20210611120953.jpg


8月17日

鲜红的人民解放军军旗插在了

国民党福建省政府屋顶

被蒋介石视为

国民党最后屏障的福建

回归人民手中

 

然而吴石没能看到这一天

8月16日

他乘机赴台

永别了福州

也永别了大陆

 

 “我为人民做的事太少了”

  

1949年6月

吴石去台湾前

与他的好友

中共特别党员吴仲禧

见了最后一面

吴仲禧问他此去是否有把握

如果不去可转赴解放区

吴石却说:

“我的决心已下得太晚,

为人民做的事太少了。

既然还有机会,

个人风险算不了什么。”

 

微信图片_20210611120957.jpg

1949年10月6日,农历中秋节,吴石和夫人王碧奎以及小儿子合影留念。这是吴石的最后一个生日。

 

吴石抵台3月后

中共地下党员朱枫赴台

担任吴石的联络交通员

她行前留给丈夫的信里写道:

“这时候,

个人的事情暂勿放在心上

……更重要的应先去做。”

 

微信图片_20210611120959.jpg

朱枫

 

这一年

陈宝仓也被派往台湾

利用第四兵站总监的身份

协助吴石搜集情报

在他们的精心运作下

秘密情报工作进展很快

 

微信图片_20210611121002.jpg

陈宝仓

 

台当局后来也承认

“吴石懂得情报的要次,

特别注重数字、图表,

使朱小姐转送过去的资料,

都对中共具有极大的价值。”

 

“对吴石的侦讯是最困难的”

 

1950年初

受台工委破坏影响牵连

吴石、朱枫等人身份暴露

先后被捕

 

在狱友眼中

吴石“看不出什么表情,

可以说是相当镇定”

国民党当局则说

“他总是带着‘好心’

来替别人洗刷……

对吴石的侦讯

是最困难的事”

 

微信图片_20210611121005.jpg

吴石的狱中手记

 

刚一被捕的朱枫

用牙咬、用手掰

把金锁片、金链条分开

金手镯折为两段

塞进口中试图了结生命

以牺牲保全组织

国民党也感慨

“此种维护重要工作,

不惜牺牲个人生命之纪律与精神,

诚有可取法之处”

 

微信图片_20210611121008.jpg

朱枫就义前

 

临刑前

陈宝仓没有一丝慌乱

面色平静

沉稳而立

这位在抗战中遭日机轰炸

受伤200多处没有阵亡的将军

从容面对即将到来的屠杀

 

微信图片_20210611121011.jpg

陈宝仓就义前

 

曾为吴石副官的聂曦

被押下囚车时

依旧昂首挺胸

双目蔑视敌人

 

微信图片_20210611121014.jpg

聂曦就义前

 

1950年6月10日

下午4时30分

台湾马场町

阴云密布

吴石、朱枫、

陈宝仓、聂曦

四烈士血染海峡

“吴石案”在台受牵连者超200人


归去来


2013年12月

北京西山

无名英雄纪念广场落成

吴石、朱枫、陈宝仓、聂曦

四烈士塑像面东而立

 

微信图片_20210611121018.jpg

 

“凭将一掬丹心在,

泉下差堪对我翁”

甘洒一腔热血

唯盼两岸同

微信图片_20210611121022.jpg

我想说: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